2018年6月10日星期日

真的不知要怎样写部落格了 发呆的看着 心浮气躁想不出自己究竟想怎样 却想写 只好想到一句就写一句 这一路来 我是否一直都过于强求? 为了满足自己的渴望 而委屈了别人 甚至到最后成为众人讨厌的对象  因为太无聊 所以经常忍不住去烦别人

的确没有人是有义务来理会我 这样纠缠人家 只会搞得自己更加神憎鬼厌 以前积极开朗的自己也不知思想何时变得那么负面 我想放下执着 放生别人 同时也放过自己 是自己太天真 是自己太看重友情 是自己在语无伦次 哈哈我都不知自己在写什么了

我跟其他男生不同 天生体弱多病 芙蓉一带大部分的中及西医诊所都被我光顾过了 好了很快又再病 就无法彻底疗愈 在别人眼中 我看似很乖 煎炸辣冷饮都不碰 其实这些都是我的最爱 只不过是健康状况不允许 群医束手无策 唯有自我保重 不然就必须靠常看医生吃药来过日子

如果你想说或许做运动能够改善 都要有人陪才行的嘛 除了可以当成对手 也会是精神支柱 不过重点是我什么球类都不擅长 打羽毛球还算是勉勉强强的水平 哈哈 可是现在偶尔得空的时候 放工后我会去工作地方附近的Gym Room运动下的 因为实在是太方便了 走路不必一分钟就到

工作方面嘛 一切都还算顺利 工作量也逐渐增加 渐渐跟回以前的差不多 轻松了约一个月 又要开始忙碌了 没得在日落之前放工啦 胡思乱想的时间就少了 不知怎么最近总是睡不好 是天气太热才是脑袋又在作祟啊 责任心太强 只想要再好每个部分 关注自己关心的人与事 想念有情之人

其实我并不是想要大家同情我 我只是想找个地方说说话 凡事都收在心底并不好受 也想借此机会跟一直或者曾经被我纠缠的人道个歉 对不起 正如大家所说的 都不知将来会如何 变得怎样 如果心中依然还有着对方的 必定还会保持联络约出来相聚 强求没有意义 唯有随心随缘 

2018年2月10日星期六

男孩的半辈子

这或许是一篇无人想知的故事,从来没人问起,也从未特意提起过。。。

从前 有个男孩 年纪小的时候 经常调皮 试过骑脚踏车时因为怕狗而撞烂别人的车旁镜 还有一次在斜坡上失控隔空飞驰到邻居家的前院 当场晕了过去 也试过跟姐姐在妈妈的零钱箱里了一些钱去买冰淇淋吃 曾经有被发现过 结果被罚跪在地主公神牌前思过 有够坏蛋的

在小学的时候 考试成绩一般 可是到了五年级却突飞猛进 获得几次班上第一名 而且当时也是个班长 老师都赞男孩懂事 连续读了五年的中等班在六年级的时候突然进了优等班 还是唯一一个被调的男生 自从进了优等班 这男孩好像非常被重视 被老师挑选参加校内演讲比赛 被派参与校际写作比赛 校际诗歌朗诵比赛 第一次科学考试时选择题方面全班唯一一个全对 被老师拿来当子弹攻击在优等班多年的学生 最后在小学大考中获得五颗苹果

男孩升上了中学 进了下午班的第一班 课外活动并不活跃 曾经被童子军抽中 因为年少无知而拒绝了老师的请求 直到初中一年尾的时候 被老师挑选为贷书室管理员 到了初中三升上早上班后 被好友拉进华文学会 从此学涯日子过得更加多姿多彩 华文学会在即三年 最后一年是副财政 贷书室管理员在即五年 最后一年是副主席 也成功筹办了首届贷书室组织的生活营 当时营员回应相当不错 办得非常成功 可惜据了解这也是唯一一次的生活营

中学毕业后 男孩被选中去柔佛当兵服役 那段日子 第一次离家最远和最久 艰辛得来又快乐 认识了许多当地的朋友 携手共度了二个月 不过由于出水痘而被迫提早离营 完成不了整个锻炼过程 也算是人生中遗憾之一 中学大考成绩公布了 全科及格及以上 至少还有三颗苹果 拥有进入中六和大学的资格 可是男孩不理大众的反对 选择了自己的兴趣 报考技术学院进修 不知是否因为男孩的童年太少与人或者被人庆祝生日 所以渴望将来的生日至少能够有个蛋糕为自己庆生 哪怕只是自己一个人

学院的老师及同学都不错 男孩每次的考试成绩也非常理想 是第二次长期离家独自到陌生的地方生活 每逢佳节来临 难免会有思乡情愁 还对于中学的人与事念念不忘 不过路依然必须继续往前走 这就是人生 课程进修完毕后 男孩很顺利找到自己的第一份全职工作 上司非常重视他 刻苦耐劳什么都做 加薪也特别快 当然难免会被同事说靠关系 不过男孩没有太介意 因为男孩知道自己从来没有要求过任何特别待遇 一切只是顺其自然的发生

直到某一天 工作方面有了较大改变 男孩突然被调到新的工作地点及岗位 不过总算还可以渐渐适应 新上司也一样蛮重用男孩 交了许多责任给男孩负责 工作量不停在增加 有时候男孩真的会觉得很大压力 但每次还是熬过去了 目前 几乎每天都工作接近十二小时 有时候甚至会超过 放工后 回到宿舍休息 时间尚早的话可能会与同事闲逛 晚上整理好了一切就睡觉 第二早又要起床工作 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过去 甚少特别的事发生

这就是男孩的经历 恕无法详细描述 其实男孩比较喜欢逍遥自在的生活 简单就好 少点烦恼 不问世事 珍惜当下 男孩庆幸自己半辈子都那么幸运 凡事都能够顺顺利利 可是也因为男孩在各个方面都不感兴趣 导致跟朋友少了交流 没有共同话题及喜好 所以即使认识人多 常联系的却非常少 许多人都以为是男孩太孤僻 其实男孩也没得选择 性格是天生的 男孩再怎么努力都只是徒劳无功 有时候男孩还会在想 自己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为了什么


男孩把友谊看得比天更大 对待朋友甚至比起亲人还要好 或许是男孩的哥哥心切泛滥 所以对于年纪比自己小的晚辈都特别照顾及亲切 夸张到会有朋友因此而跟男孩翻脸 已经试过不欢而散好几次 目前还有两位还没厌烦至极限 这两位也会是最后的了 不想再与其他晚辈关系过于要好 不然只会惹人憎恨 这几年来 男孩为了两位干弟花了不少心思 其实没有太大期望 也不需要特意回报 只希望彼此感情能够长期保持要好 偶尔见面联络 有时候也成了男孩的精神支柱 同时男孩也有了最坏情况的心理准备

男孩已经没有故事可说 部落格也不知是否还会有下一篇。。。

2017年11月8日星期三

一场“暴风雨”的来袭

只是短短的二个星期,却发生了许多事。前一阵子,公司突然宣布要关闭分行,陆陆续续已经关了八间。早前,我目前工作在中央厨房的同事个个都已经有了被“炒鱿鱼”的心理准备,但我不敢告诉我的家人,以免为我担心。就在上个星期,人事部的员工来了厨房,公布被“炒鱿鱼”的名单,没想到居然会一次过辞去六名同事,而且是即时生效那种,不过也唯有接受。

从此,厨房的工作气氛就变得比较沉静,每个同事都要负责多项工作,而我就真的像似打杂般的兼顾全部部门,有时真的很累。老实说,在未公布那名单之前的日子,如果我说我从来都没有担心过那么肯定是骗人的,我也想过万一被辞去了我该怎么办。这是我踏入社会的第一份正式全职工作,原以为大公司会比较有保障,这事的发生完全是意料之外及来得太突然。

当时我没有倾诉对象,也不知谁能替我分忧,只好自己去承受和面对,我才发现原来我什么都做不了。现在,总算可以暂时放心,不过工作量却有增无减,每天都几乎筋疲力尽。将来会是怎样毕竟无法预测,能做的只是尽能力去过好每一天。有聚必有散,伤心不了太多,我至今才明白这循环。以前我总是放不下,常想念朋友尤其是二位干弟,我不能再执着了,就随缘。

2017年9月25日星期一

新生活

在Serdang工作及住了一个月半,已经熟悉和习惯这里的生活节奏与环境。

几乎每天都是天未亮工作到日落西山才放工,剩下的时间只想好好休息一番。

可是却经常把时间浪费了一大半才肯放下手机和一些琐碎事后去睡觉。

生活细节每天都在重复,再重复,又重复。。。

但我没想过要放弃,这现实我还接受得了的。。。

如果我决意与世隔绝,或许也不会有人发现静静离去的我。

人原本就是孤独,强求不属于自己的总不会长久。

我想放下执着,渐渐让世人遗忘了自己,也许其实都别无选择。。。

2017年8月28日星期一

有始必有终,好聚需好散

让自己放了8+1天的长假后,老实说真的非常懒得再回到工作岗位去,可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T.T 这段日子完全不必理会公司的琐碎事,没工作压力,真的好放松,仿佛以为会长久似的样子,好久没让自己好好休息一番了。以前我请假大多数都不是为了自己,不少人都说我很傻,毕业五年还要回校,这一份坚持也不知是否会有人懂得欣赏,或许认为我只是个白痴。的确,有时候我回去会令自己面对一些不愉快的情况,自找的不能怨天尤人,现实往往跟想象中的不一样,是我一厢情愿把所有事物预计得太好。欣慰的是这一次有位学妹告诉我说她看见我经常出席活动,令她有“家”的感觉。虽然我们之间并不熟悉,可是她居然有勇气告诉我,有时候相识久了的反而会更加陌生,而我却不敢告诉她将来或许不会了,因为那种原本抱着期望的瞬间要面对失望的感受我非常理解。我真的没心情写部落格了,也不想再浪费时间去筛选在曼谷旅游的照片来上载,随意选几张就罢了。明天正式回到新的工作岗位去,重新适应另一种生活,相信也不会有太多的空余时间,部落格可能都不会再写,有心想关心我的近况的请主动找我,我真的不想再写些会影响大家心情的博文。该做的不该做的想做的都做了,无法完成的勉强不了的就随风而去,执着太多用情太深受伤的却是自己,希望我真的能够放下。。。